主页 > 爱看精彩 >像一部让人目不转睛的精采惊悚片 >

像一部让人目不转睛的精采惊悚片

像一部让人目不转睛的精采惊悚片

「把一群人放进一个独立空间」是个设计故事时常用的基本设定。这设定之所以「基本」,在于它很好想像、所有读者也都很熟悉──你搭公车和捷运的十来分钟、逛大卖场补充零食和啤酒的半个钟头、进戏院看电影的两个小时,感觉上都接近这样的设定,或者有个更直接、时间持续更长的例子,就是你在学校里读书的那几年。

这个独立空间或许会有自己的规矩(例如要排队结帐或遵守校规),在空间里的人可能本来就彼此认识或互不相识。创作者会利用这些东西去製造某种冲突以推进情节,例如一群人在大卖场里头,结果外面起了大雾、雾里还出现怪物,这群人该坚守大卖场、看卖场物资能撑多久算多久,还是设法外出求援、或至少看看世界变成什幺样子?──这样的设计发展下去,就是史蒂芬.金的《迷雾惊魂》。

《迷雾惊魂》里的角色们自然有相互合作或相互猜忌的状况,不过大致上无论是想突围还是想自保,大家的焦点都是「要在外头有怪物的状况下存活」。最常运用「把一群人放进一个独立空间」这个基本设定的故事,角色们想的常常更直接一点,是「怎幺在这群人里活下来?」

因为最常运用这个基本设定的故事,或许是古典推理小说。

不管是海上的孤岛、暴风雨中的山庄,还是无人上下的列车,身处这些独立空间的角色接连面对死亡,表示凶手正是同一个独立空间里的某个人或某些人。古典推理创作者喜欢把场景设定在独立空间有几个原因,一是古典推理常有「创作者/书中侦探」与「读者」之间智力较劲的味道,受限的空间和角色数量,对诡计的执行及犯行的推理而言都比较方便;二是「侦探、凶手和受害者」全都被限缩在同一个空间里,也会增加情绪张力,受害者不知道自己会被谁杀掉、什幺时候被杀掉,甚至不知道为什幺会被杀掉;而侦探在故事的前半段,则得眼睁睁地看着尸体数量越来越多──克莉丝蒂的《一个都不留》和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是这类故事里永远的经典。

或者,有些创作者不需要一直製造尸体,也能营造出情绪饱满的惊悚感受。

一个正要开车越过山区赶回老家的大学女生──她离家去学校住宿前与母亲有过争吵,但现在母亲面对生死攸关的手术,她很担心自己赶不回去的话,心里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。大学女生在山区遇到大雪,被困在一个偏远的休息站,一同被困在那里的,还有四个陌生人。因为大雪之故,收音机大多时间听不到什幺,手机也没有讯号。大学女生在休息站外试着传讯息的时候,惊骇地发现:停车场有部车里,囚着一个小女孩。

那部车一定属于四个陌生人的其中一个,也就是说,这四人当中有一人是儿童绑架犯──但,是哪一个?不能直接问、不能表露出自己发现小女孩的迹象,因为如果绑架犯有武器的话,这些都会让自己与其他人陷入危险;但大雪之中把小女孩留在户外车里也同样危险,小女孩可能会冻死,自己就成了见死不救的混蛋──这些思绪让大学女生心烦意乱,可是联络不上警察,救援要几个小时后才能赶到,她该怎幺办?

《无处可逃》,讲的是这样的故事。

虽然带着推理成分,但《无处可逃》更接近让人目不转睛的精采惊悚片,每回你觉得这个大学女生无法可想了,作者就会让她意外但合理地闯出一个新的方向,而每回你觉得「耶干得好啊」的下一瞬间,又会有转折直接撞来。

而且,这个故事的结局出乎意外。

「把一群人放进一个独立空间」是个设计故事时常用的基本设定。

但有的创作者就是能用这幺基本的东西,让你享受到不同的乐趣。

▶▶看看最新上架的电子书!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