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热门国内 >停格,探索,每个影像的诗意:读吴俞萱《随地腐朽》 >

停格,探索,每个影像的诗意:读吴俞萱《随地腐朽》

停格,探索,每个影像的诗意:读吴俞萱《随地腐朽》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书信体散文有时会出现一个破绽,作家常把书信对象的生平事蹟、丰功伟业赘述一遍,例如:「你是家族里的老大,你父亲是个矿工,二十岁那年,你娶了一位温婉的女子为妻,她叫做温婉窈……」

这不是废话吗?谁不清楚自己的生平履历?除非对方得了失忆症,必须提醒重述。但为什幺会出现这些赘语?原因很简单:那是书信体散文,不是真的书信,是要写给读者看的,不是收信人。这种书信,显得造作。

吴俞萱《随地腐朽》,以「小影迷的99封情书」为副题,这些书信,不见导演与作品的资料,也没有电影本事与相关资讯,每一篇都开门见山,描述导演最引人入迷的风格影像,以及整部作品或某些镜头传送出来的,质疑与扣问,勇气与挣扎,感动与启发。

这样的书信,却苦了读者,只能雾里看花,听说花美,但雾浓,看不清楚。想要拨云见日只有一个方法:去看电影,一部一部,像吴俞萱那样日以继夜的看,深情而深入的看,不时停格看每个画面的颜色、光影与构图,去感觉每一分气味、韵味和滋味。

《随地腐朽》写的不是影评,更不是那种为片子打分数或优劣分析的讨厌写法。只因爱到深处无怨尤,真心喜欢电影,实在不想花多余力气,去比对,去比较谁好谁坏,或哪里好哪里坏。

《随地腐朽》主要以「导演+事物」形式构成(最后一篇例外),标题受词所代表的事物,有的具体,如「杨德昌的洗手台」、「小津安二郎的晾衣绳」;有的抽象,如「查理.考夫曼的缝隙」;有的大如宇宙(「伍迪.艾伦的宇宙」),有的小如硬币(「柯恩兄弟的硬币」)。

《随地腐朽》内容大部分不涉情节,有些是艺术论的微型论述,更多的主题是谈论生命的困境,为疑惑找答案,为情绪找出口。作者用电影来想来讲,抒情笔触,是诗,是散文诗,深情款款,渗透到剧中人物的灵魂里,如《夏日之恋》写珍妮.摩露饰演的凯萨琳,写得透彻入骨。

吴俞萱藉由影像探索,探索人间每一分情意的闪躲与扑噬,迷离与迷醉,探索生命流转中每一次人情的错过与邂逅,拥有与失落。个人以为,全书最好的一篇是〈查理.考夫曼的缝隙〉。文章从拜拜时合十双手露出的细缝说起。(「我常用力挤压这道缝隙,想像自己与神明之间,能够无缝对话。」)从宗教仪式到所有日常的仪式,透过缝隙般的仪式,在那片不受干扰的时空,我们摆脱烦扰琐事,反省,整理,回到现实,重新面对生活各种困境。

文章末尾提扣及生命源头:我们经过母体狭路来到这个世界,「往后的一生,也不断在狭窄的地方找寻出路。」关于缝隙,几种意义,层递阐释,这篇结构扎实,转动自如,而贯穿其中的,仍然是电影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ae

《随地腐朽─小影迷的99封情书》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